自言自语发牢骚

害怕开始,害怕结束。

我带着情意 一丝丝悲怆

好歌献给你

歌似烛光,
虚无,
又充实你的心。

夏日夜风中,
有歌,
发呆,
只此乐趣。

想要获得快乐,必须先能接受痛苦。
一苦一乐又为何呢?
无苦无乐则为苦,
只为苦不增罢了。

深夜不睡思绪乱发,
何苦增苦?
半夜发癫。

强迫作息正常,
却更加焦虑,
哈哈哈哈哈,
我该拿你怎么办?

好歌迷惑你,
旋律麻醉你,
沉醉在不知名的脑内空间,
被自己陶醉。

说是迷惑说是麻醉,
但那分明是好歌好词积极向上。
总说坏东西看起来是美好的,
他们是看起来很美好的好东西,
我是看起来就很糟糕的坏东西。

被塞屎塞多了,就是马上吐出来也不可能清干净了。
带着满嘴屎臭,心里难过,也无碍继续污染环境。
在A地寻得快乐,吃了屎后仍旧恋恋不舍,半爬墙到B地,刚开心没多久,又是一嘴屎。
骑在墙上咯着蛋一般痛,却也没动力再找落脚之处。
明明以前从来不会这样的,热情会自然地诞生长大消亡,现在各味的瓜变得如此可怕,我只是个旁观者而已。
以前只有两种状态循环,或对某物狂热、为它畅快地付出,或放下一切、满足平静,无论处于哪种,都是愉快的,而现在,到底是怎么样的呢?是不是应该循环到平静的样子了?只是觉得真的好难放下啊,为什么呢?明明觉得热情已经快没有了啊,为何还要执着于无聊的尸体?

寒冷的夜里,火堆容易吸引我,你,他,他们。
为了保持最好的状态,我应该在微凉的位置取暖。
然而前后冷暖不一越发使热度不足明显起来,如果能克制好自己,忍耐着,天亮后就能全身而退,连过度的忧愁都不会有。
偶尔也会贪恋更多的温暖,如同冬天的洗澡水上瘾般越来越热。越靠近越温暖,贪心的我越发不自觉的靠近,全然忘记之前的想法。
好了,终于被烫着了,惊恐地逃离,又委屈巴巴地觉得失去了好多东西。曾经美好的火焰变得可怖,毫无道理地连同木柴也变得糟糕。
啊!我失去了我爱着的火焰。
啊!你怎么他妈的这么矫情。
死不悔改的你啊,
今天也再次投入这个循环里。

#259 (二)

快到结局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59 (一)

画风突变的一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57


【我就默默舔舔床垫哥哥

#239

这是我第一次对阿周那这个角色有所触动的地方。